首轮融资2500万这个洗鞋老板是怎么做到的

  鞋子需要清洗,不用自己动手,也不用出门找洗鞋店,通过手机下单,就有工作人员在约定时间上门取件。先确认鞋子状况,再拍照开单,客户签字确认后,工作人员将鞋打包好带走,3至5天后一双干净崭新的鞋子又送回手中。

  在衣服鞋帽清洗这个领域,一个普通人拥有的鞋子数量往往少于衣服的数量,而鞋子的使用频率又是高于衣服的,因此鞋类的专业清洗养护,本身就是人们生活的刚需,而随着现代人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很多家庭都无暇自己清理鞋子,因此这项服务本身就拥有巨量的市场容量。

  “鞋局的优势并不在于提供比实体店便宜许多的价格,而是因为效率更高服务更好的洗护服务。”鞋局创业团队CEO张旭说。除此之外,我们用从国际企业学习到的经验来创业,运用系统化管理和专业技术有效提升工作效率,让洗鞋这件生活小事变得更简单。

  洗鞋不是一项听起来高大上的生活服务,在它的背后依靠着专业洗鞋技术和系统化管理支撑。在当下,洗鞋被认为是生活服务的新入口

  “做美鞋行业不可能高大上,鞋子有多脏,我们的工厂就有多脏。”这是鞋局创业团队的肺腑之言。

  这支由三人组成的核心创业团队曾是高中同班同学,团队成员之一王文前为了让家庭经济创收,特意与家里亲戚联合开设了一间洗鞋店,当时正值2014年。洗鞋店正常运营一年之后,移动互联网正以如火如荼之势在中国大地上传播着,并且这把火一直烧到了现在。曾经服务于南京雨润和青岛啤酒品牌管理工作的王文前也一直在思考未来的发展。

  “传统行业的洗鞋成本高,效率低。传统擦鞋店给用户的体验感觉是‘麻烦、贵、缺少体验’,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对鞋类护理越来越重视,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给用户创造出‘省事、省钱、娱乐化、比较开心’的感觉。我们就想,为什么不干脆把‘洗鞋’,做成标准化、系统化的互联网服务呢?”

  很快,王文前就拉拢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其中有前苹果的产品项目经理和三星高级研发工程师,有曾在中国联通互联网营销部门的负责人,甚至有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多年的军官。

  由于团队核心成员都是跨界创业,让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去打磨商业想法,多走了一些弯路的同时,也在失败中不断爬起。从传统行业转型到互联网企业,我们也发现了一条真理:“从事美鞋行业的人如果没有线下实践经验的话,是无法成功的。”

  经历了长达一年半时间的打磨,2015年的8月,鞋局终于上线,首轮融资估值就达到了2500万,从此开始了它在中国美鞋O2O的领军时代。

  说起为何选择美鞋行业,张旭则认为“工作期间接触的行业会决定创业方向,懂行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在用传统思维创业的时候,也在其中发现了利润较大的市场空间,这些强关系的认证转变成了新的发展模式。何况现在的移动技术互联网技术,市场空间对互联网消费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认识,各种时机造就了鞋局的诞生。”

  基于成本考虑,目前鞋局只在微信公众号和大众点评、美团、京东到家等一系列国内知名的生活O2O平台开放服务。在他们看来,目前客户端的作用已经被削弱了,较低的性价比成为很多服务业创业公司放弃的理由。“因为两大平台需要同时开发维护,后台程序甚至要修改两遍,加上平台的逻辑和内容也不太一样。尤其是没有程序员的技术支持,这对于处于初创期的我们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在普通人眼中,洗鞋和洗衣服是两样完全不同的项目,看似相似,其实差距甚大。一般来说,干洗店如果想要接洗鞋任务,则会面临很大的问题。

  洗鞋需要专门的设备,而衣服可以放在洗衣机里,但是鞋子不能放进去,这样的洗涤方式决定了我们在遍地开张的洗衣店的左右夹击下,依然能够存活下来的原因。

  鞋局的出现实际上迎合了懒人经济的市场,同时也解决了性价比的问题。过去,取送都是消费者自己完成,非常不便利。现在有了微信平台,只需手机下单就有人上门取送省心省力,价格还优惠。

  而对于商家来说,成本是企业是否存活的唯一原因。为了应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产能剩余或是不足等意外情况,鞋局采用了售卖年卡的方式让消费者绑定服务。“经过一番成本压低后,洗鞋单价最低只需要8块多,这远远低于传统门店能提供的最低价。”

  我们会在后台根据售卖的年卡数量对产能进行预估,提前做好风险控制,再将省出的一部分成本回馈给客户。“我们提供价廉物美的洗鞋服务,那么客户也使用年卡帮助我们提前预估产能,这样我们和消费者的利益绑定,变成双赢。”

  “通过后台数据显示,鞋局一半以上的用户都是通过老用户的口碑传播和朋友圈的裂变而来。而产生口碑传播最主要的原因则是来源于过硬的服务质量。”张旭说。

  据介绍,鞋局在南京、北京都建有专业工厂,拥有多条鞋类洗护维修现代化生产线,自主研发了一套拥有专利的洗化设备,并聚集了多位国内纺织学院的教授,针对各类鞋子的“疑难杂症”进行污渍处理,这样的硬件和人才配置,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

  在创业之前,张旭从没觉得分拣是一件大事,也没有那么复杂。而当时的智能分拣系统已经成为很多知名电商企业的优势,例如亚马逊的仓库可以无人操作,商品自动分拣。通过扫描任何产品的SKU码可以定位到产品的目的地,运用电脑系统通过传送带直达火车。在这些繁杂琐碎的工程中,只有打包是唯一的人工步骤。这都是张旭从他在苹果和三星等国际知名企业里学到的经验。

  虽然这套自动化流程无法复制,但是鞋局也拥有一套独属于他们的ERP流程,从客户下单那一刻,他们的ERP系统就开始发挥作用了。每当快递将一批鞋子送到工厂,第一道程序就开始了。工作人员首先对鞋子进行检查,拍照留存,然后依据鞋底、鞋面、颜色的种类进行整理后再分门别类运送到流水线上,洗护结束后再送到仓库打包。

  “只要工作效率能够提高,创业成本便会急剧下降。”这是张旭的肺腑之言。据了解,鞋局把工厂建在了南京的郊区,只要求厂区能够对接到快递,尤其是现在快递的“次日达”速度优势可以把原先辐射三公里的传统行业乘以百倍的距离,降低的成本就可以一部分让利给顾客,由此达到了双赢的局面。

  虽然普通的洗鞋技能能够解决大部分的污渍,但是并不代表不需要高科技的介入。2015年,鞋局和国内纺织界排名顶尖的江南大学合作,联手开发TDLC的活性因子,它的出现超过了世界名牌宝洁集团使用的产品科技。为了科技相配套,鞋局同样参与研发了超声波洗涤,结合TDLC活性因子,运用核磁共振技术,以科技力量来减少人力